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白虎骚妈妈
级别: 原创达人

UID: 1152396
精华: 0
发帖: 309
金幣: 27297 個
威望: 124 點
貢獻值: 25 點
邀請幣: 1575 個
在线时间: 10(时)
注册时间: 2020-02-28
楼主  发表于: 03-17

白虎骚妈妈

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给她在这个黄金年龄应该有的安慰,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么温柔而狂野底揉捏着她傲人的大屁股,那锦缎般软绵绵的屁股肉,被儿子的大手随意的掬起,捏起,揉起,酥麻难耐的感觉立刻就从那个被捏得有些红肿的屁股肉传遍了全身,快感流窜侵蚀着每个娇嫩的细胞,让她不由得交缠着那一双匀称洁白赛雪,凝华如玉的玉腿,自己的美屄里好象有千万只蚂蚁在咬噬,在折磨着她。
  妈妈此时完全丢弃了所有伦理道德的束缚,把人类最原始的爱,完全展现出来,任意让自己的这个大儿子用那双火辣辣的大手,在自己肉乎乎的屁股蛋上揉捏着,像个伟大的艺术家一样,把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屁股捏成各种形状,自己却是甘之如饴,娇吟婉转,如泣如诉的在我怀里扭动着,水蛇一样的扭动,大屁股在我的手心划着圆圈,追逐着我的揉捏给她带来的快乐。
  「嗯……呀……嗯……嗯……,逍遥,妈妈……妈妈是你的,逍遥……」妈妈一遍遍底叫着我的名字,叫的那么深情,那么渴望,好像这样能表达她对我的无限爱恋,叫得我新婚一颤一颤的。
  妈妈饱满的奶子在我胸口蹭着,娇颜如火,玲珑乳凸的成熟娇躯微微的扭动着,吹弹可破的俏脸埋在我的怀里,玉手抚摸着我的胸膛说道:「哎……嗯……好,妈妈好幸福,妈妈喜欢这样的感觉,从来没有啊,妈妈喜欢你这样的体格,看上去就能给女人快乐,比以前的强多了,你能给妈妈快乐么?」
  我停止了对妈妈那个让我疯狂的大屁股的蹂躏,刚刚离开妈妈的大屁股,妈妈好似幽怨地「哎」了一声,红唇轻咬,眼眸化水,情欲满天,如坐针毡底扭动着大屁股好像要追我的手,微微向后翘起,好像暗示我继续玩弄她的大屁股,这样她会很快乐的。
  我微微一笑,看着妈妈绝世俏颜,心中不禁感慨着,不由得从嘴里说出来:「啊!妈妈,我的女神啊,我真不敢相信自己能和妈妈这样快乐。」
  妈妈娇啼着晶莹的泪珠滑过了脸庞,娇嫩的檀口微微开启,娇喘吁吁,红颜如火,玉手紧紧攥住我的衣领,莺燕一般地呢喃道:「要,要……妈妈要……」
  我被妈妈这股旷世怨妇浓浓的渴望感染了,大气粗喘,粗野的抱住妈妈,大手有些颤抖抚摸着妈妈光滑的娇背,丛脖颈到凸起的屁股上,那个柔软的「S」型形体在我怀里扭动起来,妈妈的每一寸肌肤此时都让我疯狂,我手里捧着这一块美玉一样的女人,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享受已经到手的美味。在妈妈玲珑浮凸的娇躯上下其手。
  我轻轻低头吻住妈妈的嘴唇,妈妈真的是三十如狼的女人,在我这么轻轻嘬住她两片香甜的唇瓣的时候,妈妈几近有些疯狂地抱住我的脑袋,张开她的香气逼人的小嘴,主动伸出了小香舌,喉咙里发出甜美的娇吟声,香舌配合着我的交缠,津液流淌在妈妈性感弯月如钩的嘴角,害得我差点失去了方向,只得重新把自己的大手放在妈妈圆凸,丰润,肥美,喧软的大屁股上。或轻或重的揉捏着,挤压着,好像在品味着妈妈艳臀的弹性和肉感。
  我自己的鸡巴被妈妈扭动的腰肢拨弄得顶在了妈妈的小腹上,妈妈狂乱地用小手在我背上胡乱摸索着,隔着我的裤子撸动起我快要爆炸的大鸡巴。和这样的女人调情,我实在有些应付不来了,毕竟我还年轻,没想到妈妈一旦冲破了母子禁忌,那股潜藏在体内狂野就用在了儿子身上。
  妈妈彻底动情了,我也发情了,捧住妈妈的头,恨不得要把妈妈含进嘴里,恨不得吃掉这个让我疯狂的女人。我们的口水啾啾地滴在地上。妈妈把自己的包裹住半球奶子的蕾丝乳罩蹭得完全掉在了胸前了。
  「嗯……嗯……逍遥……」妈妈娇喘吁吁地吐气若兰,有些颤抖地紧紧抱住我,呻吟声不断了。
  我红着脸,捏住妈妈的屁股蛋,看着妈妈春情洋溢的眼神,那一汪秋水般的眸子,吹弹可破的粉嫩肌肤,微微娇喘张开的小嘴,迷离的眼神,让我疯狂。
  我赞叹着说道:「妈妈,你知道你有多美么?」
  妈妈搂住我的脖子说道:「妈妈活了这么久,已经听过一个男人两次这样对我说了,而这个男人就是我的儿子,就是你,妈妈是你的。」
  我激动地说道:「我要享用你的每一寸肌肤,我要彻底让你变成我的女人,妈妈,我的好妈妈。」
  妈妈咬着红唇,似乎又要如泣如诉了,轻摆美臀,水蛇一样地扭动着,蜿蜒着,在我的怀里颤动着,猫儿一样地呢喃说道:「要妈妈吧,妈妈整个人都是你的。」
  我低头含住妈妈的柔软的乳肉,手指开始拨开了妈妈的乳罩,找到了那颗我曾经吃过奶的红色蓓蕾,生过孩子的女人,有了乳晕,淡淡的扩散,不影响妈妈的粉嫩雪白的大奶子的颜色,我猛地含住妈妈的乳蒂,那颗硬起来的高耸奶头,舌头开始拨弄着,双手大力地揉捏着奶子,很是享受的感觉,能这样玩自己母亲的奶子,我真幸福。
  「嗯……啊……逍遥,好舒服啊,真会弄,妈妈的奶子被你咬下来了。」
  妈妈媚眼如丝地扶着我的肩膀,有些手足无措地咬着红唇,在我玩弄她一只大奶子的时候,她则迫不及待地用玉手安慰她另一只寂寞的奶子,她自己的双腿蹭着我的身体,有些站不住了,扶着我说道:「逍遥,我的儿子……妈妈受不了了,你不能直接弄妈妈么?妈妈想,妈妈要啊……要你像刚才那样,把你的大东西进入妈妈的身体,你非要……非要这么弄……虽然很舒服,但是……妈妈很不习惯啊……」
  我吮吸着妈妈的奶头,像个贪婪的婴儿一样,吮吸着挺立的奶头,竟然吸出了奶水,甜甜的味道,妈妈被吸得「啊!」一声扬起了头,抱住我的脑袋,我的脑袋却是缓缓下滑,在妈妈平坦的小蛮腰上舔弄着,吮吸着,闻着属于妈妈的每一寸肌肤的香味,抚摸着妈妈的匀称凝华的双腿,妈妈哭了一样颤栗着,颤抖着双腿,我的每一下接触都让她丰腴,性感的娇躯颤抖一下。
  我气喘吁吁底抬起头说道:「妈妈,以后,我要你做一个真正的女人,不要像和爸爸一样,插进你的身体两三下就完事了,儿子会让你享受到做女人的快乐的。」
  妈妈抱住我的脑袋,双手揉捏着自己两颗煊软嫩白的大奶子,夹紧了双腿,娇喘吁吁地说道:「不要提你爸爸,逍遥,妈妈要快乐,要女人的快乐。给我,给妈妈。」
  我凑近了妈妈被粉色蕾丝边内裤包裹得鼓鼓的凸起来的白虎屄,轮廓那么清晰,肥嫩的小屄被内裤包得勒出一条狭长的缝隙来。我隔着内裤凑到妈妈的小屄上,一股清香味儿和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气味冲入我的鼻子,我张开嘴,含住妈妈鼓涨涨的小屄,舌头隔着内裤在那条裂缝上滑动着。
  「啊……啊……逍遥……好羞人啊,妈妈受不了了……啊……」
  妈妈颤栗着双腿,抱着我的脑袋,微微弯下了蛮腰,翘起了她的大屁股。我不顾一切底隔着妈妈的内裤,在那个丰腴饱满的白虎美屄上肆虐着,舔弄着。隔着内裤,给我无限的想象,在这样的意淫下,我更加快乐。
  五分钟的连续舔弄,妈妈的整个内裤都被我舔湿了,那小屄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了。妈妈自己娇颜赤红,站不住脚了,被我抱住美腿才不至于跌倒。
  「嗯……啊……哎……哎……哎,逍遥,怎么能这么玩呢?好害羞啊,你舔妈妈的那里干什么啊,啊……好像来了啊,啊……哎呀,好强烈啊……妈妈要来了啊……」
  妈妈突然紧紧抱住我的头,死死地把我的头按在她的饱满的小屄上,让我的脸埋在一块肉香里,几乎呼吸困难,妈妈的腿颤抖着,我的脸上突然感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从妈妈内裤渗出来了。妈妈没有了声音,美目紧闭,好像是痉挛了一样抱着我的头,一下一下悸动着,每一下都把内裤打得更湿了。
  我知道妈妈高潮了,这么敏感的女人,我喜欢。
  妈妈几欲要倒下的样子,我赶紧站起来,扶着妈妈躺在床上,妈妈娇喘吁吁地,俏脸通红起来,流下了高潮的幸福泪水,幽怨地看着我说道:「坏小子,弄死妈妈了。」
  我站在地上,嘿嘿笑了,把妈妈的双腿拉到床沿上,吻了一下妈妈的腿,说道:「妈妈,舒服么?」
  看着妈妈被弄得湿透了的内裤紧紧贴在她那个丰腴饱满的白虎美屄上,轮廓空前清晰,可以看到,妈妈张开的那条裂缝在一张一合的蠕动着,带动着内裤很是诱人。
  妈妈娇羞地咬着红唇说道:「舒服,虽然很羞人,但是你很会玩,妈妈很舒服。」
  我看着妈妈的内裤被我的口水和她高潮的蜜汁给打湿了,故意笑着说:「妈妈,你看你的内裤湿了啊。」
  妈妈俏脸一红,撒娇说道:「还不都怪你啊,还……还不快给妈妈脱了,难受死了。」
  我激动地拉住妈妈内裤的边缘缓缓地脱下了妈妈的内裤,妈妈里面那个女人最神秘最隐秘的白虎小屄渐渐露出了真容,湿漉漉的,光洁无毛的白虎小屄,高高隆起在双腿间,因为兴奋大阴唇完全张开了,露出了鲜红的嫩肉,红艳艳的,水淋淋的。
  我看得呆了,妈妈的白虎屄怎么也看不够啊,真是老天的杰作呀,让我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妈妈,还有这么一个绝世极品的白虎美屄。我看得沉醉了,自己的大鸡巴爆炸一样的竟然顶开了我的拉链,面目狰狞地对着妈妈的极品白虎美屄,好像迫不及待地就要插进去,享受这个白虎美屄的滋味。
  妈妈娇羞地嘤咛一声交缠住双腿,玉手遮住了屄,幽怨地看着我,说道:「你老看这里,妈妈不许你看嘛。」突然看见我的大鸡巴都从裤子里迫不及待地出来了,想想刚才儿子就是用这个凶器插进她的白虎美屄,差点没把她捅死呢,想着秀眉一蹙,美臀轻扭,那燥热的美屄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渴望,渴望这根惊世骇俗的大鸡巴再次光临自己的美屄。
  妈妈美目大睁,盯着我的大鸡巴离不开了,不由得想:「天哪,我没发现,自己的儿子有这么大的东西,我该害怕呢还是幸福呢?儿子的这根东西也是从我这里生出来的啊,没想到现在又要被儿子插进来,好奇怪啊。」妈妈想着不顾用手捂住自己的白虎美屄了,捂住了潮红无比的俏脸,猫儿一样地低泣着。
  我笑着说道:「妈妈,儿子都从这里生出来过,又不是没见过,没看过你的这儿,你这里真是太美了,妈妈,你知道么?这里才是给男人快乐的地方啊。」
  妈妈羞赧地把手放开,说道:「就胡说,就胡说,生你的时候,你那里知道妈妈这里是……是被你们男人老想看的地方啊?还有,你的那个……」妈妈说完瞟了一眼我的大鸡巴,马上羞得闭上眼睛不敢看了。
  我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小弟弟迫不及待地跑出来了,不由得撸动了几下,靠近妈妈的白虎美屄,心里那个激动啊,自己的这根东西就从妈妈这里出来的,这时候故地重游啦,大龟头顶在妈妈的娇嫩花瓣上,缓缓滑动着,妈妈的蜜汁被大龟头挤出来,流在屁股上,滴在床上。
  妈妈被电击了一样张开眼一看,自己的儿子挺着骇人的大鸡巴,青筋爆出,那紫红色的大龟头就像是鹅卵石一样,在自己娇嫩的花瓣上下流地滑动着,再想想这根大东西刚才猛然插进来,差点撑爆了了她,一阵的害怕,美目大睁,美腿一夹,侧过了身子,不让我亵玩了。
  我看着妈妈突然侧躺着,那个圆凸,肥美,雪白的大屁股向后翘起,看得我六神无主了,但是妈妈抽泣着,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我不敢在造次了,毕竟她是我妈妈啊。
  我上床抱住妈妈,哄着妈妈说道:「你也知道男人想看啊,现在你都是儿子的女人了,我看看有什么么?我想回顾当年我生出来的时候那股味道。妈妈,求你了,你那里好美啊。」
  妈妈擦擦泪水,看着我,心里还是不那么放得开,说道:「也罢了,谁叫妈妈成了你的女人呢?但是你只许看,不许再这样侮辱妈妈了,好像妈妈像个妓女是的,有那么好玩么?」
  我连连说自己错了。
  妈妈这才白我一眼,羞赧地缓缓地平躺着,歪过头,咬住了红唇不敢看我怎么欣赏她的白虎屄。
  我大大的分开妈妈的双腿,咽了一口唾沫,这就是妈妈的白虎屄啊,那么神圣的地方,那么诱人,我今天终于看到了,颤抖的手轻轻触碰妈妈柔软的阴唇。
  妈妈「嗯」的扭一下屁股,我凑上去,真正的肉对肉含住了妈妈那肥嫩的阴唇。
  「啊!」妈妈扭动着屁股看我含住了她的羞处,摇着头说道:「不要……逍遥,脏,那里脏,你怎么……」
  我抬起头说道:「妈妈,不脏的,你不是要快乐么?儿子给你啊。」
  妈妈又急又气地说道:「不行,不行,你看倒罢了,还要这么恶心,那里是你该舔的么?」
  我看妈妈有些轻嗔薄怒的样子娇滴滴的有些我见犹怜,知道刚刚开始妈妈不习惯,忙起身上床搂住妈妈安慰,说甜言蜜语,妈妈撸动着我露在裤子外的大鸡巴说道:「逍遥,爱妈妈好么?像爱自己的妻子一样爱妈妈,妈妈要你。」
  我兴奋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了,赤身露体地和妈妈坦诚相对,爬上了妈妈的身体,揉动着妈妈的大奶子,大鸡巴顶在妈妈湿漉漉的阴门上。
  妈妈急不可耐地抱住我,娇喘嘘嘘地说道:「快,给妈妈,刚才刚进去的时候,妈妈特别有感觉,和自己的儿子这样,太刺激了,被秋香坏了好事,我要你再次给妈妈,好么?」
  我吻住妈妈嘴唇,揉动着她的大奶子,粗壮的双腿交缠着妈妈的娇嫩玉腿,支起身子来,握住我的鸡巴,狰狞的大鸡巴,热腾腾的顶在妈妈肥厚的阴唇上,再次鼓足了一口气,随着我缓缓再次爬在妈妈的身上。
  大鸡巴再一次光临了妈妈生我养我的地方。
  「嗯……」我一声闷哼,突破了妈妈紧窄屄里的层层褶皱,一路向前,再一次顶在妈妈的娇嫩的屄心上。
  「啊……逍遥……你的好大,撑死妈妈了……好像要裂了啊……顶在妈妈最里面了……」
  妈妈八爪鱼一样地紧紧地抱住我的背,玉腿此时缠上了我的屁股,微微颤抖着,承受不了儿子的大鸡巴。
  「啊……嘶……嘶……啊……妈妈,好紧啊,你下面真紧,又很温暖,真想一辈子呆在里面不出来。」我吻着妈妈的脖颈,被妈妈这样死死的抱住,我动不了了,气喘吁吁的被妈妈的娇嫩屄这样夹着,也算是一种享受。
  妈妈娇喘吁吁地说道:「逍遥,很疼啊,就像你爸爸和妈妈洞房一样,你爸爸哪里知道疼妈妈,就那么一通乱插,把人家处女膜捅破了,不顾我的死活,几下就完事了,妈妈很伤心,没想到自己的儿子……那个这么大,还插进了自己母亲的里面,好奇怪啊,有种罪恶感,又有种幸福感。」
  我抚摸着妈妈的脸庞说道:「妈妈本来就是应该得到幸福的女人,爸爸不能给你的,儿子给你,妈妈,就当今晚是我们母子的洞房花烛夜好么?儿子要像对待新娘子一样对待妈妈,给你快乐,给你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妈妈渐渐放松了,呼呼地喘着香气问道:「真的么?」
  我点头说道:「真的,妈妈,放松点,儿子会给你做女人的快乐,让你从此不再孤单。」
  妈妈泪流满面地说道:「爱妈妈,像妈妈的新郎一样爱妈妈。」
  我如奉圣旨,抬起屁股,缓缓地抽出了鸡巴,在妈妈还在雪雪呼痛的时候,轻轻地拔出了鸡巴,抵在了妈妈阴门上,缓缓插进去。
  「啊,嗯,好,就这样,先慢慢来,儿子,真好,还是儿子疼妈妈。」妈妈扭动着屁股在我结实的屁股上下轻轻地耸动中,她扭动着屁股配合着我的轻抽慢插。用她那特有的柔软屄夹迫着,吮吸着我的大鸡巴。
  「嗯,妈妈,好美啊,我好舒服,终于和自己的妈妈这样了,妈妈你下面真美妙啊,软软的,暖暖的,啊……嘶,好紧的妈妈啊。」
  我揉着妈妈的奶子,大鸡巴突破妈妈层层的褶皱,缓缓地拉出来,大鸡巴冠沟刮着妈妈娇嫩的屄壁,然后轻轻地屁股一沉,咕叽一下深深陷入一个温暖紧窄的所在,顶在妈妈屄心深处,那层软乎乎的嫩肉上,有个小嘴,在我每一次的到来,都像一只可爱的小嘴,嘬住我的大龟头不放。
  「哎,哎,嗯,好奇怪的感觉啊,被自己的儿子这样,我是个坏妈妈啊,逍遥,妈妈爱你,继续,对,啊……啊,嗯,好,每一下都顶在妈妈的最里面,麻麻的,好,啊,好,继续。」
  妈妈扭动着雪白的美臀,玉手在我的背上胡乱的摸索着,不时地拍着我的屁股,娇艳的面庞上被我这温柔的抽插弄得香汗淋漓,发丝粘在脸上,有种男女交欢时候说不出的美艳和风情。
  妈妈性感的檀口一直在张开着,在我每一次深深顶入的时候,「啊」的一声抬起了美臀,美腿大大张开着,使她的那个丰腴饱满的白虎美屄紧紧地贴在我的耻骨上,虽然很温柔,我的卵袋也轻轻地「啪」的一声撞在了妈妈肥美圆翘的美臀上,被我的惊世骇俗的大鸡巴挤出来的清澈蜜水流在她屁股沟里,湿润了她娇羞的菊花,被卵袋一撞,蜜汁溅起来,满屁股都是湿漉漉的蜜汁,在花的灯光下发出熠熠的光泽,有种淫靡和性感。
  「咦……咦……哎……哎……逍遥啊……妈妈好美啊,好舒服啊……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啊……逍遥……啊哟……啊哟……我的儿子好温柔啊,我是个……啊……我是个幸福的妈妈啊,被自己的大儿子进入了妈妈的身体,每次都顶在妈妈的最里面,好麻啊……啊……啊……」妈妈的结实圆润的双腿在我的一抽一送下空中荡漾着,肥美的大屁股在我每一次顶入深处,都有意地用她的肥美的会阴轻轻扭动着,让我的大龟头在她的屄心上研磨一下,让她欲仙欲死。
  我气喘吁吁地不停地抽出来,被妈妈舍不得我离开的那两片肥嫩阴唇夹住了龟头,不让我走,在我耸动屁股的时候,妈妈舒服地娇吟一声,玉腿缠上我的屁股,紧紧地抱住我,用她胸前的美乳磨蹭着我强壮的胸口,那粉红色娇嫩的奶头滑过我的胸肌,棉花一般的雪白乳肉被我强壮的胸膛压成两块肉饼,在我每一次前后往复的时候,摩擦着,紧紧地贴在一起。
  「啊!妈妈,好有感觉啊,爽死儿子了,这辈子我就爱妈妈一个人,妈妈太好了,比我和其他女人做强了千万倍,啊,嘶,好紧啊,妈妈,又温暖,又紧,这就是妈妈生我的地方么?好美啊。」我舔吻着妈妈的雪白粉颈,抱住妈妈摆动的头,狠狠嘬住妈妈张开的两瓣香甜的嘴唇。
  「唔唔唔,唔……」在我温柔的耕耘中,妈妈说不出话来,只能这么「唔唔唔」地扭动着肥美的艳臀,接受着我每一次震撼到她灵魂的顶入和抽出。玉臂缠上我的脖子,玉腿缠上我的屁股,在我每一次的顶入的时候,她的玉腿夹住我的屁股,帮助我狠狠地再一次顶住她的屄心。
  「啊……」妈妈禁不住我的亲吻,几乎要窒息了,歪过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轻声地呼唤着我的名字:「逍遥……」
  我面红耳赤地的,被妈妈柔软的屄和妈妈屄心研磨得我整根大鸡巴都着了火一样,和妈妈这样真爽,真累啊,汗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喘气如牛一样,情不自禁地回应着妈妈:「妈妈……」
  「嗯,嗯,逍遥……」妈妈潮红的俏脸恍若喝醉了酒一样迷情,爱怜地用颤抖的玉手给自己幸苦耕耘的儿子擦擦汗水,呼唤着那么她深爱的名字。
  「哼,哼哼,呼呼,啊,妈妈……」我像是中了妈妈的魔咒一样,闷哼着,妈妈深情地叫一声,我就在顶入妈妈最深处停下来回答一声。
  妈妈不安地娇喘吁吁地举起她的圆润双腿,整个肥美的大屁股都抬起来了,玉腿放在我的背上,让我不由得伸出手,抬住妈妈抬起的雪白娇嫩润滑的艳臀美股,妈妈「咦咦」地美目紧闭,不知所措地把我推起来,轻轻地说道:「逍遥,快点,爱妈妈,妈妈要快的,妈妈好舒服。」
  「啊,妈妈,我的好妈妈啊……」我直起身子来,抱住妈妈的肥美屁股,半蹲起来,低头轻轻地从上往下一顶,妈妈肥美的白虎美屄被大大撑开,严丝合缝的把我的会阴紧紧地贴在妈妈肥美的耻骨上。
  拉出来,妈妈粉嫩的小阴唇被我大鸡巴不客气地拉出来,我看得太兴奋了,不由得抱住妈妈的大屁股,半蹲着从上到下,频率加快,妈妈马上开始更摆动着她的头,青丝飞散,娇腻而甜美的呻吟声任凭全世界的男人都挡不住诱惑,配合着我用尽她自己发在美股上的力气,在我每一次深深顶入,大龟头压扁了她最里面那个酥烂屄心的小嘴。
  妈妈轻扭美臀,收缩着美屄花唇,紧夹住我暴涨到极点的大鸡巴,轻轻研磨着,体味着我每一次深情插入给她带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随着我一下下的顶入,屄心酥麻不堪,娇喘连连,呻吟绵绵,插入滋滋的作响,挤出了浓情蜜意的蜜水爱液。
  随着我每一次强烈的撞击妈妈肥美的会阴,压扁连片肥厚娇嫩的阴唇,蜜汁爱液在严丝合缝的接触中无处可逃,沾湿我的卵袋,打湿妈妈的艳臀美股,源源不断地地在床上,茅屋离得空气立刻散发出淫靡和交合的强烈气味。
  随着我的频率加快,青丝飞散的头在床上左右摇摆着,香汗如晶莹的珍珠滑过妈妈的白润珠玉的美臀和娇美的肉体。
  随着我穿过妈妈层层的褶皱,大龟头一次次顶在妈妈娇嫩的屄心上,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我的全根顶入,全根拔出来,对妈妈娇嫩不堪蹂躏的花唇是一个威胁,马上就看到妈妈娇嫩的肥美花唇开始翻飞着,有些红肿了,蜜汁四溅起来,滴在床上。
  「啊……啊……啊……好重啊……儿子……好重啊,好舒服……妈妈舒服死了,怎么这么舒服呢?啊……啊……好舒服啊……」妈妈突然红着俏脸捂住了小嘴,流出泪来,娇喘吁吁地,任我耸动着屁股,在她娇嫩的屄里进进出出的。
  妈妈咬着红唇,儿子这下顶入的更深了,每次都把屄心撞得那个小嘴大大张开着,她受不了了,但是自己的身体却是非常想要这种狂野的插入,那样自己会更舒服,她没反对,只是呻吟声回荡着,青丝飞散起来,手拼命地揉弄着自己的两颗因为我的抽送摇摆不定的大奶子。
  「啊,妈妈,好舒服啊,和自己的妈妈做,真爽啊,比任何时候都爽,好妈妈,想叫就叫出来吧,不要顾忌什么,啊……好紧啊,妈妈,你还会蠕动了,好舒服的,妈妈的下面真是太棒了啊。」我连续地耸动着,在妈妈适应了我粗长的时候,我开始大起大落,全根拔出来,猛然地顶进去。
  「啪啪啪啪」
  「呼呼呼。」
  整个茅屋里响起了我和妈妈会阴相撞,和我的硕大睾丸撞在妈妈娇嫩的屁股上的声音,还有我们两因为兴奋和舒服粗气大喘,妈妈欲叫不叫的那种呻吟声。
  「咦……呀……呀……我要死了,儿子,我的好儿子啊,妈妈要死了啊,快点啊,逍遥……好奇怪的感觉啊,逍遥,妈妈爱你,妈妈爱你啊……」妈妈几乎不顾平时的矜持了,一手揉着自己的大奶子,一手却是伸到了我们交合的地方,找到她的那颗暴涨起来的阴蒂,开始拼命拨弄起来。
  我的抽插越来越快,妈妈屄越来越湿润,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听的我兴奋极了,这是我把妈妈弄得舒服的声音啊。妈妈柔软的娇嫩屄像是千万只小嘴一样吮吸着我的鸡巴,越夹越紧,我停不了对妈妈的爱了,挥汗如雨,低头看着妈妈的娇嫩阴唇翻飞着,我的粗长大鸡巴没入妈妈的身体,顶在屄心上,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妈妈太棒了,让我快射了。
  「啊……啊,好重,儿子,轻点,妈妈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东西插进来过,好重,好重……好舒服……快……」
  妈妈的口是心非,让她八爪鱼一样搭在我屁股上的玉腿任意地摇晃着,胸前的的大奶子随着我前后上下的耸动,荡起一圈圈乳波来,自己被儿子疼爱的七荤八素的,竟然找不到自己揉捏的奶子,颤抖着,呼吸也困难了。
  「啊……妈妈,好爽,爽死了,妈妈,你夹得越紧了,里面越热了啊。是不是要高潮了啊。妈妈,回答我啊,啊,好舒服啊,被你爽死了,好妈妈,啊,妈妈我好想也快射了啊,妈妈……」
  我耸动着连续一百下,自己也有些累了,停下来,气喘吁吁的看着妈妈被我弄得只顾头在床上乱摆,青丝飞散,嘴里的叫声越来越大了,羞得她马上捂住了嘴。
  妈妈猫儿一样地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睁大美目,听见我说快要射了,自己也把持不住了,突然猛地抱住我,没有了声音,身子突然颤动着,屄紧紧夹着我的大鸡巴,夹得那么紧,那么有力,让我差点被夹得射了,我吸了一口凉气,缩了一下屁眼,让自己不射出来,任妈妈抱着我颤抖着,屄越来越热。
  终于妈妈大叫一声:「啊……逍遥,救救妈妈啊,你先别射,别射在里面,妈妈我……啊……这种感觉……快死了一样……啊……来了……啊……来了……啊……啊……」
  我抱住妈妈火热的身子,突然感觉妈妈屄里喷出一股火热的液体,打在我严丝合缝插在她屄里的鸡巴龟头上。
  这一浇,浇得我打了一个冷战,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好像要射了一样,马上提起了屁股,「波」的一声,我的鸡巴拔出了妈妈的火热屄,水淋淋的冒着热气,到了空气中冷却了下来,射的感觉渐渐没了。
  看看妈妈好像是虚脱了一样,痉挛一样地颤动着身子,颤动着她的大奶子,被我大鸡巴撑开的光洁无毛的白虎屄,大概是从来没有享受这么温柔和激烈的性爱,这时候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抽插还是兴奋充血,整个白虎屄口大大张开,红艳艳的,水淋淋的,蠕动着,颤抖着。
  我抱住了妈妈,妈妈香汗沾湿了她的头发,有一种凄美的美丽,我拨开她的湿发,妈妈睁开眼来突然琼鼻一抽一抽,扑在我怀里哭起来了。
  我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妈妈,是我欺负你了么?」
  妈妈摇头说道:「没有,逍遥,妈妈好幸福,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好幸福,妈妈这是高兴啊。」
  我呵呵笑了抚摸着妈妈的屁股,深情地揉捏着,每次揉捏,都让妈妈身子一颤,看来她这是有生以来最强烈的一次高潮,对她来说太震撼了,大概是和自己亲生的儿子这么畅快淋漓的做爱,她释放了所有禁忌的快感,让我差点把持不住了。
  我们两气喘吁吁地,好一阵子没说话,我亲吻着妈妈的嘴唇。
  妈妈缓过来了,柔情似水地看着我,说道:「妈妈不怕了,我就是要和自己的儿子做这种事情呢,太美了,舒服得好像死了一样啊,逍遥,妈妈是不是个坏女人啊?」
  我揉捏着她的肥美艳臀说道:「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和妈妈在一起,我很快乐。」
  妈妈感动一笑,轻轻握住我的鸡巴,说道:「你……你还没射呢,是妈妈不对,光顾自己享受了,但是妈妈感觉你也快射了,你不能……你不能射在妈妈里面。」
  我揉捏着妈妈的肉肉的屁股蛋,说道:「妈妈,我……我想玩你的屁股,我一直迷恋你的屁股,我想一边进入你的身体一边看着你的屁股,从后面爱你,好么?」
  妈妈俏脸通红,娇哼一声说道:「不正经,妈妈整个人就屁股美么?」
  我忙说:「不是,妈妈都美,我喜欢妈妈的一切。」
欢评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