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太子党的母爱教育
级别: 原创达人

UID: 1152396
精华: 0
发帖: 309
金幣: 27297 個
威望: 124 點
貢獻值: 23 點
邀請幣: 1575 個
在线时间: 10(时)
注册时间: 2020-02-28
楼主  发表于: 03-18

太子党的母爱教育

      家族背后有着庞大的势力,这个小男孩开始了成长的经历。偌大的都市,拥有着无穷的诱,惑。
        金钱,地位,权利!
        当拥有着这三种所有人都渴望的优势之后,他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在美女如云的都市之中,恣意风流,嬉游花丛!

    “很多很多啊!”叶希轻轻地说道,享受起自己身上掩着的这一个成熟风韵的艳母的身体给自己带来的触感,那丰腴的大腿,娇挺而充满着弹性的双乳,还有阵阵的熟女幽香,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

    韩雪褪去了平时的端庄严谨,巍然变成了一个床上浪女,坐在儿子的身上,阴唇一上一下的吞没着儿子的大肉棒。

    叶希也在妈妈的身下挺动着腰肢,让龟头顶到妈妈的子宫深处。

    “啊……顶到了……啊……会坏掉的……啊……啊……”

  “妈妈快点,快喊我一声亲老公。”叶希淫笑着逗弄妈妈。

  “啊……不……儿子……亲……亲老公……你讨厌……快……人家都受不了啦……”

    韩雪满脸羞红,边撒着娇边尽量张开大腿,把个湿漉漉的阴门直往叶希的龟头上顶。

    叶希翻身而起,将妈妈压在身下,一边不依不饶地坚持,一边把大龟头往妈妈的秘穴迅速磨抵一阵之后,马上又退了出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让急需庞然大物纵情抽插的韩雪急得差点哭了出来。

  “我……我的亲儿子呀……亲老公啊……你……你快……快来插……妈妈的……骚穴吧……求你了……”韩雪羞得无地自容地哀求着。

  听到妈妈淫荡的哀求,叶希再也忍不住了,他腰部一沉,整根庞然大物便全部插入了妈妈那又窄、又狭的阴道内,如果不是妈妈早已淫水泛滥,以叶希庞然大物的尺寸,是很难如此轻易挺进的。

   而韩雪此时就像是如鱼得水一般,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立即盘缠在叶希背上,尽情迎合着叶希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两具汗流浃背的躯体终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叶希尽情的抽插着,爽的妈妈大声浪叫:“啊……好……好爽……啊……好儿子……你的好烫……啊……好……好烫……好舒服啊……啊……太好了……太美了……啊……就是这样……用力干妈妈……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哦……妈妈的好老公……”

    韩雪不住的呻吟,丰满的肥臀疯狂的扭动迎合着儿子的用力的冲击,硕大的龟头次次都狠狠地撞击在花心之上美妙极了。

    “啊……快……干妈妈……我骚穴好痒……好……好儿子……快……干……干妈妈……用力……干穿妈妈的……骚穴……我好舒服……你的肉棒……干的妈妈……好爽呀……爽死我了……”

    韩雪的小穴中淫水不断流出,她双手紧紧的抱住儿子的屁股用力的往下按,臀部不停的往上顶着扭动,好让插在自己骚穴里的庞然大物能更快的插着骚痒的小穴。

    “我的好儿子……你的……你的肉棒……干的我爽死了……我好爽……啊……啊……亲老公……好儿子……干我……用力干……啊……爽死我了……”

    似乎感受到妈妈骚穴里的嫩肉死命夹着的快感,叶希双手抱着妈妈的屁股奋力的大力的抽插,庞然大物狠狠的快速的在骚穴中出入。

    “乖妈妈……我这样干你……爽不爽?”

    韩雪的肥臀疯狂往上顶,双手狠劲的捏弄自己的乳房,香汗淋漓,小穴内一阵阵的酥麻干的她欲仙欲死猛地摇头享受着快感。

    “哦……儿子……你真是太棒了……你的肉棒……真的好大……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哦……哦……哦……干……干死我了……哦哦……啊……”

    淫水不断的从韩雪骚穴中泄出来,她挺起腰配合儿子的抽插,让自己更舒服。

    叶希将头贴在妈妈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流的在她的双乳吻着、吸着,有时更用双手猛抓两个肥乳,抓的变形,紫红的乳头硬硬的挺立,阵阵酥痒直入心田。

    “啊……啊……对……就这样……啊……用力干……啊……对……儿子……干死妈妈的淫穴……啊……把我的骚穴干破吧……啊……爽啊……用力在来……再来啊……我的好儿子……喔……我爱死你了……啊……你把妈妈干的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

    “扑滋扑滋”淫水使两人的性器激烈的接触发出了淫靡的声音。叶希压在妈妈的身上,下面依然有力的挺动着。

    叶希拼命地把庞然大物往妈妈的深处插送,整个胸膛压在韩雪的乳房上,两人紧紧的搂抱使妈妈的大奶子好象要被压扁一般,下身有力地挺动着,大力的抽插着妈妈的小穴。

    “快……干我……快干……我好爽啊……”

    “扑滋扑滋扑滋”和“啪啪啪”操穴的声音,耻骨与耻骨互撞的声音,还有淫荡的叫床声交织在一起充斥了整个房间。

    “啊……啊……好……爽……啊……好舒服……重点……干坏妈妈的小穴……妈妈的……穴……好痒……快用力帮妈妈止痒……快……妈妈……爽死了……对……在深点……啊……哦……好舒服……啊……哦……”

    韩雪淫荡之极,香汗淋漓疯狂的扭动肥臀,把整个臀部拼命向上挺,完全承受儿子猛烈的抽插。

    叶希用力的干着,抱着妈妈的肥臀像野兽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将庞然大物棒从妈妈的淫穴里插进抽出。

    韩雪的屁股也不断的用力向上挺动迎合儿子强有力的抽插。

    “啊……我的好儿子……啊……用力的干……啊……对……干死妈妈……就是……啊……我好爽……天啊……爽死了……啊……我要死了……啊……好舒服……呀……我要死了……我要泄了……哦……好儿子……亲老公……快……”

    韩雪高亢的尖叫,全身一阵颤抖,小穴不住的收缩夹紧,花心大开,一股股热烫的淫水直泄而出,高亢的呻吟转为低切的满足的呻吟,她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但两人仍在继续干着,叶希变换着不同的姿势一次又次的把妈妈推上了高潮的颠峰,泄了一次又一次,此时的妈妈早已泄的四肢无力无法动身。

   “啊……儿子……妈妈下面好……好难过……好痒……快……我的好老公……快给……给妈妈……止止痒……啊……不行了……这样的感觉太强了……妈妈受不了了……哦……”

    “啊……恩……好儿子……我的好夫君……你的鸡巴……好大……好长……好硬……插的我……我好舒服……舒服极了……啊……啊……亲夫君……用力干……干我的骚穴……快点……在快点……好美……好过瘾……我好久没有……被干了……哦……”

    韩雪忘我的向上迎挺,头部不住的剧烈的摇动,双手狠狠的抓住儿子的肩,手指因为兴奋而陷入儿子的肉中。

    叶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快的抽插,粗大的庞然大物迅速的在妈妈的小穴中出入,紧紧的摩擦阴道壁,大龟头次次都狠狠的撞击花心,阵阵的酥麻快感从小穴里传遍全身,爽的妈妈四肢百骸都如同好似处在云端飘飘欲仙,更加放浪的疯狂的挺动肥臀,丰挺饱满的乳房兴奋得涨大了不少,紫红的乳头硬硬的挺立。

    韩雪疯狂的扭动,长期被压抑的情欲彻底的爆发出来,那种深闺怨妇的骚媚、放浪劲刺激的儿子更加兴奋,庞然大物又胀大了不少。

    叶希凶猛的抽插,不时的死命的抵住阴穴用力的研磨,粗大的龟头狠狠的磨着花心,直磨的花心又麻又痒又酸又酥直入心田,爽的妈妈两手紧紧搂着叶希,牙齿咬住叶希的肩膀来发泄自己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自己拼命的把肥臀向上迎合,使得阴穴紧紧的凑着肉棒,插入时一丝丝的空隙也没有。

    韩雪她浪声的叫着:“啊……儿子……顶死人了……好儿子……你好大劲……乐死妈妈了……啊……哦……好爽呀……用力……干……我的骚穴……用力……插烂我的骚穴……我好……幸福……被儿子的肉棒干穴……爽……死了……啊……”

    韩雪再次已达到了高潮之后,叶希不得不停下来。

    “你……干死我了……”韩雪此时全身无力,娇喘吁吁。

    “妈妈你休息一下,儿子我去收拾一下偷看我们母子欢爱的荡妇!”叶希笑着从床上下来,大哭走到了房门前打开,此时在偷看的李婉梅却也是浑身无力,欲火焚身了。

    叶希弯腰抱起了李婉梅笑着说:“刚刚看爽了吗?”

    “没有!”李婉梅还真的是第一次跟叶希的妈妈同床,此时竟然有点紧张起来。

  叶希“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李婉梅的翘臀,说道:“嘿,还说没有,小穴都湿透了。”

    李婉梅妩媚的双眼瞪了叶希一眼,口中羞涩的嗔道,“你这坏蛋,真爱使坏。

    “这样才爽嘛。”叶希哈哈大笑一下,将李婉梅抱放在床上妈妈的身边,他双手顺着李婉梅白嫩修长的大腿肌肤一直摸到小腿,两手抓住那纤细的左右腿腕,强行把双腿举向空中并用力向两边分开成一百二十度,然后双手用力向下一压。

    李婉梅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强行弄得高高翘起,那插入阴道中的龟头,在自己小穴内又深入了几分,紧顶在自己的子宫边,小穴已经完全暴露了,而大肉棒也即将发动疯狂的攻击。

  李婉梅似乎也意识到即将来临的暴风雨,她蜿蜒的呻吟道:“你……轻点……”刚刚她可是亲眼看着叶希将她妈妈韩雪干得死去活来的,那种感觉还真的是让她又爱又怕。

  叶希此时双手抓着李婉梅的左右腿腕,感觉已经完全湿润的娇美小穴正一张一合的吮吸着,已经进入蜜洞两寸的大龟头。

    龟头在花穴门户内翘了翘,叶希深吸一口气,腰部用力向前猛地一挺,只听“滋”的一声,庞然大物一下子冲破洞门,干个大半根到底。

  “啊……好……好舒服……”李婉梅长声呻吟。

  叶希搬开李婉梅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看着自己的庞然大物被李婉梅那黑毛茸茸的美穴夹在里面,滑腻腻的,黏稠稠的,滋味之美,阴道之紧密,远超他想象之外,那穴里的挤压力道直透脑门和脊背。

  李婉梅双眼清晰地看到自己那无比紧小的小穴一下子被那巨大的庞然大物大大地迫开了,叶希那十分粗大长耸的庞然大物从龟头到巨大的大肉棒中部已狠狠插入了自己娇嫩夹紧的阴道中,自己那无比紧密窄小的小穴向两边大大分开,顿时被彻底捅开,直抵她娇嫩的花心。

  “啊……好粗……好顶……好……顶的我喘不过气来了……要坏掉了……啊……”李婉梅呻吟着挺起丰胸,甩动飘逸的乌黑长发,阴部象撕裂一般大大分开到极限,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她的阴道。

    涨涨的满足感不断涌来,李婉梅的心都要被顶出来一般,好在她颇有经验,靠着秘洞惊人的弹性、嫩肉内无比的柔韧性和大量的淫水,还是将叶希无比粗大肥厚的庞然大物迎进了阴道深处。

  叶希这一插,直接顶到李婉梅体内深处,一下直达花心深处,千娇百媚火热烫人的肉唇立即紧紧箍夹住深入阴道的庞然大物的每一部分,里面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阴唇和火热湿濡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缠夹紧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娇小肉穴内,真是密不透风,严严实实。

    在那根粗大肉棒深入雪白无瑕美丽玉体的过程中,一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涌现,李婉梅感觉叶希的庞然大物在她的小穴里不断绞动着,一股股淫水顿时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被这么大的庞然大物插进去顶到子宫花心不停绞动原来是这种美好的感觉,李婉梅抵受不住强大的诱惑力,不知不觉己沦入欲望深渊,当庞然大物停留在李婉梅的阴道里绞动时,李婉梅发出满足的呻吟之声。

  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李婉梅发出一声长叹,只觉一股酥酥、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害怕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庞然大物的绞动,贯穿体内直达花心,一下子填满了她体内的空虚。

    李婉梅急促地娇喘呻吟,娇啼婉转,似乎抗拒又接受那挺入美穴幽径被淫液弄得又湿又滑腻的庞然大物,她屁股向上高高翘起,娇小的玉嘴象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发,眼泪随着这疼痛和被庞然大物插入的强烈快感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

    “啊……好舒服哦……要丢了……丢了呀……”在李婉梅的叫床声中,她的子宫突然象爪子一样抓住大龟头,火热的阴精从花心内激射而出,痛快淋漓的打在上大龟头,她的娇躯在高潮中抽搐了起来,她的身心在高潮中飘荡了起来。

  叶希双手抓紧李婉梅雪白圆润怒挺的丰乳,庞然大物上面的龟头紧顶着李婉梅的花心,享受被李婉梅元阴猛烈冲击的强烈快感。

  李婉梅在叶希暴风骤雨般的抽插中,忘情的呼喝着,快乐的叫嚷着,疯狂的配合着,感情在肉战中升华,情欲在抽插中发泄,在灵与肉的交融中,兴奋地达到了高峰。

    “啊……不行了……不行了……”

    李婉梅看起来战斗力还没有妈妈那么强呢,那么快就高潮了。

    她粉脸含春,妙目如丝,娇喘吁吁,身子酥软而又微微发颤,被汗水浸湿而显出迷人色泽的润滑饱胀挺立的乳房,在呼吸中时而上浮时而下沉,妙峰抖颤,沟壑毕露。

    “嘿,妈妈你休息完了快来帮儿子推屁股啊。”叶希一边抽插着李婉梅一边对妈妈韩雪道。

    而被高举着的白嫩浑圆的大腿,让她整个人犹如飞天仙女一般含羞待插。

    韩雪看着儿子一根灰黑色的庞然大物,浓密而乳白的爱水,正顺着庞然大物畅快的流淌而出,将他跟李婉梅那紧密贴合摩擦的臀股浸润的湿漉漉的,一股子腥臊气氛,在两人四周弥漫荡漾着,更加增添了无穷的淫靡气氛。

    韩雪低声骂了一句荒唐,不过还是爬起来半跪在儿子的身后双手推着他的屁股,让他更容易抽插。

  那原本处在高潮余韵中,收缩、颤抖已经渐渐平息了的泥泞不堪的阴道里面,竟然再一次加剧的收缩了起来,将叶希那粗长的庞然大物猛的一下再次狠狠的夹裹住,让正在享受爱液洗涤的庞然大物,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啊……你们母子欺负我……啊……啊……插得好深……要坏掉了……啊……又顶到……啊……啊……”

  李婉梅那粉红的俏脸高翘着,那迷离的眸子中闪烁着春情,那本来紧紧恰捏着叶希胳膊的白皙玉手陡然抽了回来掩饰在自己的胸前,将那因为高潮而变得殷红挺翘的花蕾给轻巧的遮盖住。

    “啊……顶……顶死我了……我……我又要……要丢了……”

  伴随着这畅快的惊叫声,一股股爱液再次欢快的流淌了下来,而阴道层峦叠嶂的般重重叠叠、遮遮掩掩的肉壁再一次的抽搐了起来,这多泡状的肉壁在抽搐中一次次的紧密的贴合在叶希的庞然大物上,恍如有千百个娇嫩的小手正在轻轻的按摩、在悄悄的慰抚着……

    “婉梅老婆你的战斗力有待提高啊。”叶希爱怜地亲了她一下,然后从她的身体之中抽出他依然硬挺的大肉棒凑到了妈妈的嘴边,道:“妈妈,看你了。”

    韩雪满脸羞红,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张开小嘴,将儿子的肉棒含入嘴中。

    “噢,妈妈的嘴好温暖。”叶希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韩雪这样吸得更加起劲了,不过儿子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韩雪在这个方面也没有什么经验,不多会便别的满脸通红。

    叶希也不忍心妈妈那么辛苦,于是将肉棒从她的口中抽出来,轻轻地推着妈妈躺下,道:“妈妈我们再来吧。”

    当叶希将坚硬的大龟头在韩雪跨间湿滑无比花瓣上研磨时,韩雪开始呻吟,“你要轻一点……刚才你太……太猛了……啊……”

    妈妈话没说完,叶希已扳转韩雪的头,用的唇堵住了她的嘴。

    “唔唔唔……哦啊……”在妈妈闷叫的同时,叶希硕大的龟头已经顶入了妈妈被淫液浸得湿滑又温热无比的阴道,妈妈似乎比自己还要激情,在自己的庞然大物才插入美穴还不到一半之时,妈妈已经将臀部向后顶,将自己整根庞然大物吞入了自己湿润的阴道,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充实与满足,妈妈呻吟中长嘘了一口气。

    叶希感觉妈妈的美穴好像一张无齿的小嘴用力咬住了粗壮的庞然大物的根部,阴道壁上的嫩肉蠕动着收缩夹磨庞然大物,那种蜜实交合的快感热让叶希头皮发胀。

    叶希轻轻挺动着庞然大物在妈妈紧蜜的美穴中抽送着,龟头肉冠上的览挝棱沟刮着妈妈嫩滑的阴道壁,而妈妈温热的淫液一股一股的涌出来,沾湿了叶希耻骨上的阴毛。

    “呃啊……轻点……太深了……疼……啊……你别那么猛……我受不了……”韩雪呻吟喘气的叫着。

    “妈妈,好爽哦!”叶希拴住妈妈的双腿不停的抽插。

    “啊……就这样……不要停……就这样……用力……啊……”韩雪两颊紽红,喘息粗重的叫着。

    “用力……啊……又来了……好爽……舒服……啊……”一波的高潮使得韩雪语无伦次,这时韩雪已经完全陷入高潮的激情,粉臀向后用尽全力猛顶着叶希的下体,要儿子用力插自己。

    “啊……用力……就这样……顶在那里……快顶……啊……好舒服……我又来了……又来了……啊……呃……舒服……你好棒……啊……啊……抱紧我……用力干……啊……用力干我……”

    这时韩雪已陷入疯狂,长发甩动着,发丝拂过叶希的脸孔,阵阵幽舷鬃香吸入叶希的鼻中,下体阴道猛烈的收缩蠕动,强力的吸吮着儿子的庞然大物。

   感觉到妈妈的花蕊中一股股浓烫的阴精不停的浇在自己龟头的马眼上,使他的亢奋达到极处,但觉龟头一阵麻痒,叶希再也把持不住精关,一股排浓稠的乳白阳精喷入了妈妈语子宫花蕊深处,烫得妈妈大叫起来。

    “好热……好舒服……顶住别拔出来……妈妈喜欢这样……啊……”
欢评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