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母子交融 - 开发调教冷艳教师妈妈】【作者:Randint】
级别: 光明使者

UID: 170036
精华: 0
发帖: 2286
金幣: 8207645 個
威望: 3574 點
貢獻值: 10205 點
邀請幣: 10260 個
在线时间: 338(时)
注册时间: 2018-07-13
楼主  发表于: 06-10

【母子交融 - 开发调教冷艳教师妈妈】【作者:Randint】

作者:Randint
字数:7852

  「嗯好…吴老师,这事我了解了。竞赛班那边的工作我会重新安排一下,明
天到学校我们见面再细说,先挂了。」我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隐约听到楼道里的
声音。片刻,家门口方向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
  门开,走进家门的是我的妈妈,李焕,在本地重点高中担任教务处副主任。
身份是人民教师,但平时办公的穿衣风格更接近于OL. 下身穿着黑色连裤袜和过
膝套裙,上半身则是白衬衫加黑色小西装外套。身材中等,穿着高跟鞋大概一米
七不到,黑色直发披肩。穿着和发型都显得有些古板保守,透出一股禁欲气息。
妈妈的皮肤保养的很好,加上瓜子脸眼睛又大,虽然实际已经四十多岁了,整体
给人的感觉也只是三十出头。
  妈妈先是把手机塞进包里,目光微沉,似乎还在考虑着刚刚跟同事讨论的工
作,神情给人严肃的感觉,确实就是那个平日在讲台和操场主席台上发言,行事
风格雷厉风行、不苟言笑,连年轻老师都有几分怕的年级教务副主任。
  我咳嗽了一声。妈妈抬起头,这才注意到我坐在客厅里,随即笑了笑,脸上
的严肃随之融化,「儿子你在呢,我刚刚在想别的事。你等一下,我这就换衣服」,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妈妈的眼神飘乎了一下,笑容也从温柔变得有些扭捏,神情
既羞涩又带着某种期待。
  妈妈先是脱下黑色西装外套,挂到衣架上。妈妈的胸有D 罩杯,然而平时经
常穿两层制服装,衣服材质偏硬,身材曲线并不是很明显。此时妈妈为挂外套抬
起手臂,白色衬衫受拉伸,紧紧地绷在了胸部上。勾勒出的除了胸部外围的圆润
轮廓外,竟然还隐约能看出胸口处的圆粒形状和周围的一抹红褐色。
  妈妈并没有被我的目光影响,继续依次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并脱下,白皙的
胴体完全展露在我面前。妈妈果然没有穿奶罩,首先最抢眼的当然是胸前的大白
兔,随着她脱衬衫的动作上下起伏,不安分的乱动。如果平日里被妈妈训斥的学
生们见到这种香艳场面,估计会当场兴奋的流鼻血吧。
  妈妈清咳了一声,用眼角偷偷瞄了我一眼,上半身赤裸着暴露在儿子的视线
下,对于现在状态的她来说多少还是有些羞涩。但妈妈还是马上调整了过来,开
始解黑色套装裙的皮带,随后背向我半蹲着将套装裙褪下,高跟鞋并不脱。裙子
褪下的同时,黑色裤袜包裹着的大腿和屁股都露了出来。
  妈妈平时的职业装偏向于干练简洁,直接裸漏的身体部位并不多,但是妈妈
过膝套裙下优雅紧绷的小腿曲线,让人想拿在手里把玩的娇小黑丝脚踝,白皙纤
细的手指和脖颈,都让学生和同事都下意识觉得妈妈是属于苗条类型的。然而当
她脱下衣服时,才能看出她肉感十足的大腿,黑丝腿根上方肥美圆润的屁股。结
合上半身那对弹性十足的玉兔,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明白,妈妈的身子无疑
是丰腴型的,每一处肌肤都能引人遐想,叫人感慨平时被压抑在那身职业装下,
对于这身诱人的美肉来说是何种糟践与罪孽。
  除此之外,最让人惊奇的是妈妈的裤袜裆部竟然是刻意剪开的,裤袜下什么
都没穿。半透明的黑丝裤袜中间露出两瓣雪腻的小屁股,其间若隐若现的是妈妈
的后门和作为女人最隐秘的部位。谁能想到,一向以古板严厉著称的教导主任,
平日在学校里都是连内裤都不穿,裙下真空上阵。平日参加升旗仪式的男学生们
如果能想到,此时自己呼吸的冷空气,同时也在那位正经发言的冷美人教导主任
的裙下做亲密接触,一阵阵地刺激她裸露的小穴和菊花,想必胯下会率先「升旗」,
在操场上用学生裤搭起一个个小帐篷,向主席台上的妈妈「敬礼」吧。
  就在我对着妈妈的下半身遐想的同时,妈妈完全脱下了裙子,放到门口的椅
子上。背对着我,深呼吸了几次,似乎是在调整状态。片刻后,妈妈转身面向我
蹲下,穿着黑色裤袜的性感的双腿,向两边近乎180 度的分开着,同时妈妈踩着
黑色高跟鞋的脚尖,略微的朝上踮起着,她的双手隔着丝袜,按在她胯间两片阴
唇的上面,手指将裤袜下面的深红阴唇向旁边拨开,向我袒露着她鲜红的湿漉漉
的肉洞。
  妈妈脸红红的看着我,表情又似羞赧、又似有些兴奋的对我道:「母狗李焕
向乐乐儿子主人请安。」
  我的妈妈,终于完全进入了另一面,不再是重点高中教导副主任李焕,而是
儿子的性奴、母狗、肉便器,只对我一个人发情的骚货、婊子、妓女。
  「小母狗,爬过来。」我舔了舔嘴唇,对妈妈命令道,心里暂时克制着想将
这个骚妈妈按在地板上就地正法的冲动。
  「是。」妈妈红着脸低下头,双手双膝着地,从门口匍匐着爬向沙发这边。
显然,母狗是不配用两条腿走路的。
  妈妈爬到我跟前,先是如同小狗一般俯下身撅起屁股,用头蹭了蹭我的腿,
黑色的长发在我的裤子上抚动。我抚摸着妈妈的头,妈妈发出「唔嗯」的呻吟声,
似乎非常满足。
  我望着眼前的妈妈,思绪陷入回忆。
  我们是一个单亲家庭,从小父亲就抛弃我们离家而去了。印象中在我小的时
候,妈妈虽然也很上进,但性格活泼开朗,对待朋友和家人都很亲切热情。然而
自从父亲离家后,妈妈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冷漠严肃,不苟言笑。从普通
教师做起,凭借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和出色的工作成绩,一步步晋升成省级重点高
中的教务副主任,支撑起这个家。然而她却极少对人笑过。即使是在家面对我的
时候,虽然基于母子之间的天然情感,态度有所柔和,但终究是带着几分隔阂和
疏远。
  在年幼的时候,母亲的付出让我感激,母亲的为人让我敬畏,但母亲的内心
却始终让我无法亲近。在我的初中时期,性意识刚刚觉醒,身处单亲家庭,我理
所当然的将每天一起生活的漂亮教师妈妈当作意淫对象。搜索母子题材的黄色小
说,想象着妈妈的成熟肉体,搜索她的丝袜和内衣。终于有一天,正在看母子题
材黄文,用妈妈教师装丝袜自慰的我被母亲撞见了。
  我当时害怕急了,怕妈妈会斥责体罚我,更怕妈妈会就此鄙视疏离我。然而
出乎意料的是,妈妈先是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后沉默了许久,并没有发火。只是
让我穿好衣服,询问我开始自慰的时期和频率,告诫我尽量克制,尤其是千万不
能再偷女性的随身衣物。
  过了几天的晚上,就在我心情平复,以为风波已经过去时。妈妈突然推门走
进了我的房间,问我是否想接受她作为教师的性教育。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这
根本不是母亲一惯的风格。即使妈妈当时的表情在我看来依然冷静镇定,即使在
她的理性解释下这个建议听起来多么合理自然,这一切都掩盖不了这个提议提出
本身的荒唐和怪异。
  尽管诧异,我当然不可能说拒绝,或许这丝反常即将成为将来撬开妈妈内心
的关键,当然对于当时十四岁的我来说,更直接的原因自然是对妈妈美妙肉体的
渴望,以及梦想成真的狂喜。
  然而,一开始的性教育课程远没有我想象的香艳,只是妈妈靠在网上找到的
资料和PPT ,向我单独理论性的讲一些生理卫生选修课的知识。已经看了不少片
子黄文的我兴趣寥寥,在几次理论课后,我鼓起勇气,向妈妈提出能不能「通过
一些实体参照加深理解」。
  妈妈沉默了一会,母子间单独进行的性教育授课,眼前的「教具」在哪自然
不必说。我紧张地着看着沉思中的妈妈,终于听到了她说同意。就在我兴奋欣喜
的同时,我留意到妈妈在开口的那一刻,目光的刻意躲闪。这是妈妈第二次做出
反常的决定,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妈妈心房枷锁崩溃的前兆。
  在随后的「实物」教学中,妈妈先是用彼此的身体做「教具」,讲解男女之
前的生理差异。随后在我的反复恳求下,同意现身「演示」正确的自慰方式。一
开始只是借着「演示练习」的名义母子互相在彼此面前自慰,从开始的浅尝辄止
到真的在彼此面前性高潮。后来又借着「指导纠正」的名义互相爱抚对方,给予
彼此快感。到了这个阶段,距离最后一步也只差一层窗户纸而已,对于十几岁的
青春期男生和三十多岁长时间没被人滋润过的少妇来说,结果不言而喻。
  妈妈在我的面前一步步卸下防备,终于在某个夜晚,「课堂」中的我们再也
无法克制,我和妈妈真正的合为了一体。
  第二天清晨,妈妈醒来后靠在我胸口,意识到昨天做了什么时,十多年来第
一次在我面前哭了。我又心疼又害怕又自责,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向妈妈保证这
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然而我们双方都很清楚,那绝对不可能是最后一次。
  同时期,我从初中毕业,考上了母亲任教的重点高中,幸运的被分到了她的
班。白天,妈妈是我的李焕老师,是在学生面前面若冰霜、严厉尽责的班主任;
晚上,妈妈是我一个人的情人,是我圣洁的女神,也是我的欲望宣泄对象。妈妈
的成熟肉体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座挖不完的宝藏,让我一直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妈妈在与我的一次次交合中,表现越来越放的开,多年积累的沉郁和压抑以性爱
的方式得到宣泄,当年那个活泼开朗的妈妈好像也在与儿子的交合中回来了。母
子之间的天然纽带,也在夜夜水乳交融的欢爱中得到升华。
  后来我高中毕业,高考成绩还不错,填报志愿时却毫不犹豫全部报名了本地
大学,原因当然是因为对母亲的依恋。在之前跟母亲的做爱过程中,我意识到了
妈妈的M 属性,也许是多年在人前冷面教师形象的维持,导致妈妈在感受被羞辱
虐待的情况时反应极其强烈。起初只是不停的轻轻拍打屁股,就能爽的妈妈浑身
潮红,小穴疯狂分泌淫水。
  意识到妈妈的这个特点之后,我当然变本加厉,一步步的推进对妈妈的开发。
起初只是做爱时加入手铐和眼罩这种情趣物品,或者是买些震动棒、塑料皮鞭一
类的辅助道具。后来演变成角色扮演和淫语游戏,强迫妈妈扮演教师,淫荡的本
性被学生(我)发现后随意凌辱玩弄。这种亦真亦假的游戏总是能让妈妈特别兴
奋,每次玩都能让她淫水浸湿半个床单。再后来我们甚至真的将这种调教游戏带
到学校,禁止穿内裤和奶罩也是当时延续下来的规定。每次当我看着激情过后妈
妈安详的睡脸时,心里都涌出一股由衷的幸福感,不只是因为自己肉欲的满足,
更是因为看到妈妈终于逐渐从那段痛苦回忆中走出。
  几个月前,我和妈妈专门抽出几天,第一次尝试玩畜化play. 我买了特制的
黑色胶衣,将妈妈的双手上折至肩膀,双脚上折至大腿,固定后塞入胶衣,全身
露出的地方只剩面部、奶子和股间。戴上猫耳的同时菊穴插上猫尾,冰山美人教
师就这样被改造成了小野猫。由于只能用手肘和膝盖走路,妈妈起初非常不适应,
经常摔倒。每次摔倒我就会用手或者皮鞭拍打妈妈露出来的奶子,爽的妈妈嗷嗷
直叫。最后当妈妈终于适应了用膝盖四足走路时,奶子已经被拍的通红,股间的
小穴浸满了淫水,每次爬几步竖直垂下的雪白奶子就乱晃,股间漏出的淫水还滴
的到处都是。导致我不得不再以打屁股的方式作为惩罚,可结果往往是让妈妈的
淫水流的更多,搞得我一度非常头疼。
  适应了基本活动之后,下一步是更进一步的调教,从禁止开口说话开始只能
「喵呜」的学猫叫,到排尿必须抬起一只脚等等。第一天在我安排好饲料(当然
不是真的宠物饲料)和水,妈妈趴在地上进食时,看着她匍匐着的诱人身形和胸
前垂下的那对不安分的大白兔,我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从后面插进这只小野猫
的骚穴。惊得妈妈「嗷呜」一声,晃悠的险些摔倒。
  别说妈妈的下面也早就湿透了,捡来的野猫当然没有拒绝主人的权力,只能
撅起屁股任凭我在小穴里肆虐。我非常兴奋,动作也很粗暴,任凭小野猫怎么
「喵呜」乱叫也毫不留情,最后操的妈妈泄了四次才罢休。
  自从那次之后,我和妈妈都爱上了这种play方式。只是每次玩之前和之后都
要收拾很久,并不适合每天都玩。所以我们就干脆开发了一套「轻量级」的玩法,
每周都有几天,妈妈进门就要脱掉除了丝袜高跟鞋之外的所有衣服,进入母狗状
态。不需要全程学动物叫声,但身心都要处于奴隶状态,没有主人的允许不能使
用手。因此才有了上面的一幕。
  就在我回忆的同时,妈妈已经按耐不住了,从四肢着地俯身蹭我的裤脚,变
成双腿分开蹲在地上,双手像爪子一样抱在胸前,抬起头,将白皙细腻的小脸主
动贴在我的裆部,反复摩挲,不停的吸气,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
  「乐乐主人的味道太棒了,我下午一直都在期待赶快回家,被主人用大肉棒
惩罚。」
  我揉弄着妈妈胸前的大奶子,说道,「小母狗真的有这么想主人吗?分明是
说谎!我刚刚才还听到你在楼道里聊工作的事,已经到门口了还不着急进来。」
  「呜……小母狗也不想那样的,那是那个新来的小老师最先打过来的,都下
班了还说有事要问我,小母狗也只能被动应付一下了嘛。」妈妈用右脸隔着裤子
紧贴着我的肉棒,小脸通红,可怜巴巴的向上盯着我。
  「主人说你错了就是错了,还敢狡辩?」我佯怒道,手上加大了玩弄妈妈奶
子的力度,重点照顾了胸前已经挺立起的深色葡萄。
  「啊——小母狗错了,小母狗不该顶撞主人,小母狗再也不敢了。」妈妈疼
的叫出了声,连连求饶,声音里的情欲却愈加荡漾。
  「小母狗,看看你这个骚浪的样子。刚刚跟你打电话的也是个男老师吧?他
要是知道他们平时里畏惧的李主任在儿子面前是这个样子,你觉得他会怎么想呢?」
我一边继续玩弄妈妈胸前的充血的小葡萄,一边按着妈妈的头,人为的将肉棒隔
着裤子在妈妈的脸蛋上轻轻地蹭。
  「呜嗯~ 他会,他会觉得我是个贱货,会想操我…啊~ …」
  「那我明天就带你去学校让他操你好不好?不光那个新老师,还要把你带到
操场的升旗台上,剥起你的裙子,露出你天天不穿内裤的小骚穴。让所有路过的
男学生和老师都操你这个反差婊子,轮流内射你这个冷面美女教导主任,把你小
逼都灌满好不好?」
  我当然不可能允许其他任何人染指妈妈,她是绝对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这种
话在我们之间只是调情用语。然而妈妈似乎真的很投入,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
声音都害怕地有些颤抖了,「主人不要!小母狗的身子是只属于乐乐主人一个的,
小母狗死也不要被别人操!」
  我听到妈妈亲口说出这种话后,心里觉得非常满足。摸摸妈妈的漂亮脸蛋,
说道:「说什么傻话呢,既然小母狗对主人这么乖,主人当然也不会抛弃小母狗。
主人现在就赏你吃大肉棒。」
  一听这话,妈妈顿时兴奋起来了,头从我的腿上抬起来,期待着等我掏出肉
棒。
  看着妈妈急切的反应,我顿时玩心又起,开口说道:「别心急嘛,既然小母
狗这么想要主人的肉棒,自己行动才能体现诚意。肉棒就在我的裤子里呢,小母
狗自己掏出来吧。」
  妈妈愣了一下,略带迟疑地开口:「可是…小母狗不能用手。」
  「对呀,狗当然是不会用手的。所以你该怎么办呢?」我带着玩味的笑容看
着妈妈。
  妈妈思考了半刻,随即意识到了答案。红着脸低下头,赌气式的鼓起了小嘴,
口型似乎嘟囔了一句「坏蛋儿子」。这对于母狗或者性奴的身份来说,无疑是大
大的僭越。只不过我正在玩兴头上,妈妈这时又这么可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
就不计较了。随即妈妈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我,表情似乎在说「来就来」。
  妈妈再次用双膝和手撑在地上,稳固身形,脸蛋向我的腰间靠过来。我并没
有丧心病狂的穿着系皮带的裤子,只是普通的紧身运动裤。然而运动裤本身也是
有松紧皮筋的,平时紧贴着皮肤,只靠一只手指都会因为着力点不够而难以脱下
来,更何况是靠嘴。妈妈尝试了好几次,每次要么是压根咬不准裤子的皮筋,要
么咬准了拉到一半裤子又弹回去。尝试几次过后,我的腰间全是妈妈的口水。
  妈妈几次咬偏都咬到了我的腰上,虽然不疼,妈妈牙齿和嘴唇的触感还是搞
得我心里痒痒的,再加上妈妈小嘴呼出的热气直接搁着衣服吹到我皮肤上,搞得
我越来越难以忍耐。索性不玩了,同时扒开内裤和运动裤脱到了一半的位置,明
目张胆的帮妈妈作弊。
  妈妈这时候正为连续的失败而发愁呢,看到我「帮忙」自然惊喜,连忙用红
润的小嘴紧紧地咬住我的内裤边缘,生怕又掉了,怯生生地向下移动,终于用嘴
将我的裤子脱掉了。
  我已经是勃起状态的肉棒瞬间弹出,同时涌出一股雄性气息。妈妈终于等到
了她朝思暮想的东西,跪着双手撑上沙发,急不可耐的一口吃下了我刚刚解放的
肉棒。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小唔狗终于能吃到呜人的喽棒了唔唔~ 」
  我和妈妈不是第一次进行口交,妈妈早已轻车熟路,先是含住我红润的大龟
头,舌头在冠状沟附近打转。冠状沟据说是男人阳具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妈妈的
舌头直舔的我腰间一阵酥麻。随后舌头往上,舔过龟头表面,最后重点开始针对
马眼。妈妈丝毫没有嫌弃这个部位肮脏,舌头甚至尝试往尿道里探。
  我爽的已经不行了,肉棒明显又硬了几分,马眼处流出一些先走液,全都被
妈妈舔走了。妈妈注意着我的身体变化,有些得意又有些调皮的看着我,似乎部
分也是出于对我刚刚为难她的报复,嘴上的功夫愈加起劲。甚至开始玩起了深喉,
将我的肉棒完全吞到根部。
  我看着妈妈卖力的样子,爽到之余又有些感动。深喉能让男性龟头最直观地
感受到女性口腔触感和呼吸的双重刺激,但是对于女方来说是个很痛苦的过程,
嘴巴被阳具填满,异物感会让人想干呕,抵住喉咙又很难呼吸,并且过程毫无任
何性快感可言。再被妈妈口交一会,我估计很容易就会释放在妈妈嘴里,肉棒也
会暂时进入不应期。然而我实在有些心疼这么卖力侍奉我的妈妈,不忍心让她再
等。
  我倒吸一口气,用手轻轻的推开妈妈的头,「小母狗不用舔了,这样就可以
了。」
  「唔嗯~ 」妈妈从嘴里放出我的肉棒,表情有些疑问,「主人不用管小母狗
的感受,主人舒服了就是对小母狗最大的奖—呜啊!」
  我没等妈妈说完,一把抄起妈妈的大白腿,从地板上抱起她,直接放到沙发
上。为了满足我们母子俩在家里随时随地交媾的需求,很多家具都是特意买的,
虽说叫做沙发,面积有一些窄点的双人床那么大。我大概安置好妈妈的位置,脱
下她的高跟鞋,自己扒下裤子和上衣往地上一扔,迫不及待地跨坐到妈妈身上去,
呼吸粗重地说:「主人现在要舒服就得操小母狗。」肉棒对准妈妈已经洪水泛滥
的小穴直接插了进去。
  「哇啊—主人要强奸小母狗了,小母狗好爽啊。」妈妈舒服的直接叫出了声,
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淫语。
  我本来肉棒就已经被妈妈舔的很难受了,此时根本不想讲什么技巧,只是用
力抽插妈妈的骚逼发泄欲望。好在妈妈的身子极其丰润,随便抽插几下就有一股
股的水冒出来充当润滑。「骚婊子,你说,你是谁?主人操你操的爽不爽?」
  「啊~ 啊~ 啊…」妈妈随着我的抽插连声淫叫,胸前的大白兔也跟着猛烈跳
动,摇出一波波乳浪,「啊~ 我是,李焕。是个骚老师,贱婊子~ 呜~ 是儿子主
人的~ 啊~ 母狗。主人操的我~ 啊~ 爽死了~ 爽到真的,真的要~ 升天了啊啊~ 」
  「呼…草死你个贱母狗…草死你个骚老师…草死你个勾引儿子的婊子妈。」
我越干越兴奋,大腿和妈妈的屁股不断碰撞,发出啪啪的声音,妈妈的淫水溅的
到处都是,把她雪白的大屁股都涂的油光瓦亮。妈妈的腿被我架在空中,两只可
爱的小脚也被干的来回乱晃,一会绷紧一会又放松,看的让人想一口含在嘴里。
  「啊~ 操死我吧,主人,操死我吧~ 母狗只被儿子主人一个人操哇啊~ 被主
人操死才好~ 啊~ 」妈妈爽的已经有些翻白眼了,红唇微张,口水流到处都是,
全然抛下了白天作为教务主任的仪态和尊严。
  又操弄了几十下,我已经快要不行了,妈妈此时也全是是汗,雪白的胸口和
脖颈都泛起大片的潮红,以我对她身体的了解,估计也马上就快到了。听着妈妈
的连绵不绝的淫叫,看着妈妈眼波中满溢的媚态,我突然心里涌起一股冲动,俯
身吻上了妈妈的嘴唇。妈妈眼睛猛地睁大,意识到我的举动之后眼神又透出温柔,
小幅度地歪过头,闭上双眼,用嘴唇和舌头回应着我的爱意。
  终于,在又一次碰撞后,妈妈「唔嗯」地哼出声,愈加激烈的回应吮吸我的
舌吻,全身都开始猛烈颤抖;我在最后的几下抽插后,用力将肉棒插入妈妈的最
深处,随着快感将精华全部播洒入妈妈的蜜穴中。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交融下,
我们母子二人共同达到了快乐的顶峰。
  我又亲吻了妈妈的嘴唇和脸蛋几下,稍微抬起头。落地窗外已是深夜,月光
下,我身下的妈妈大口喘息着,眼神透出迷离,似乎还在沉浸在刚刚高潮的余韵
中。我看的胸中一阵心神荡漾,低下头,在她的耳边低语道:
  「妈妈,我们这辈子都这样好不好?」
  「好……」
  妈妈微笑着轻声回应,热气浸上我的耳垂。
解压密码:RS$ 8₫ ƒ@#¥%₲@₥*(&79(76%^৲৳₩₢ƒ^5**^%$&*^*^5%$
谢谢大家帮忙点点:http://pw.xubxu6.xyz/2048/?u=170036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